6个钱包买房之后,樊纲再评楼市,炒房真是因为存款太多了?

首先我们来看底层逻辑到底有没有问题。东亚各国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韩国其实都有存钱的传统,感觉至东亚的文化影响之下,大家实际上都不太敢超前消费,存钱消费是大多数人的一个普遍现状,所以我们看到中国和东亚各国的储蓄率其实都很高。的确是东亚各国的一个非常明显的现状。

其次高储蓄率就一定意味着当前的房地产问题?我们可以认为是或者不是。这个怎么说呢?我们存的钱真不是仅仅被用于买房了。中国人的高储蓄率被用于买房其实是多种特殊情况共同组成的:

一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经济呈现出高速增长的趋势,在经济长期高速增长的情况下,大家的财富快速积累从而产生了极高的储蓄率,这实际上是和中国之间的经济发展趋势所相吻合的,如果没有经济的高速增长,也不会有这么高的财富积累效应。

二是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开始快速崛起,特别是房地产的商品化,改变了原先福利分房的制度,变成了货币化的商品住房,也正是如此才有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快速发展。

三是中国当前资本市场所面对的问题。资本市场一直没能给人们以比较高的投资回报率,也正是因为资本市场存在了投资的短板,所以才会有后面的问题。

我们把上面三个点综合起来看,就会发现实际上真正出现的问题就在于:一方面中国人手上有钱,我们的财富出现了快速的增长,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没有比较好的投资渠道,整个资本市场所提供的投资回报率一直处于不确定性或者较低的状态,那么这个时候大家就会选择将多余的财富用于买房这种投资方式上,这才是我们所说的炒房起源。其实真正的原因并不是中国的高储蓄率,而是我们所面临的资产或实在没有好的地方可以投资了。

然而随着“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整个理念的贯彻实施,其实房地产市场已经有原先的一个投资属性市场,向居住属性市场转变,这个趋势已经不可更改,所以樊纲老师的说法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似乎已经有些在分析过去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